在南非,我被警察打了劫

经验 dede58.com 浏览

小编:来南非之前,很多人对我说,那里不安全。 而我的南非之旅,前半程却十分美好。在风景壮丽的花园大道一路开车自驾,人人笑脸相迎,处处春暖花开;高速路况很好,基本也不收费;

来南非之前,很多人对我说,那里不安全。

而我的南非之旅,前半程却十分美好。在风景壮丽的花园大道一路开车自驾,人人笑脸相迎,处处春暖花开;高速路况很好,基本也不收费;厕所很干净,每一间都有手纸;连乡下都有银联提款机……总而言之,如果不是沿路偶尔出现的贫民窟,这俨然是一个欧美范儿的发达国家。

我相信眼见为实,觉得那些说南非不好的,其实都没来过南非,心中也随之放松了警惕。然而后半程,我们从约翰内斯堡去克鲁格国家公园的路上,却遭遇到一伙意想不到的“抢匪”。

1

从约翰内斯堡下机后,我们从租车公司提了车,一行人就兴致高昂地上路了。

刚从停车场出来,就看见一个Stop标志,不远处站了两个黑人警察,在检查过路车辆。我在Stop标志前刹车,在心里默数1、2、3、4、5……至少五秒钟。

一会儿,就看见警察冲我招手,示意我靠边停车。

“请出示驾照。”他态度很好。

接过我的证件,他只是心不在焉地扫了一眼,就把驾照攥在了手里,笑眯眯地问:“中国人?第一次来南非吗?”

我老实回答:“是的。”

“你们要去什么地方?”他的眉眼看起来很友善,这让我想起以前在美国自驾时遇到的警察,他们看到远道而来的中国游客,一般都会好奇地闲聊几句,最后送上旅行建议和祝福。

“去克鲁格国家公园,”我还得意地补充道,“去Safari.”

(注:在过去,Safari指的是非洲大型的狩猎活动。后来,随着动物保护主义受到重视,Safari一般是指在旅行中,扛着长枪短炮(镜头)拍摄野生动物。)

他看了看表,关切地问:“从这里去克鲁格需要6个小时呢,来得及吗?”然后一边说话,一边探头进入车窗,两眼在车内扫视了一圈。

“来得及!从约翰内斯堡到我们的驻地只需要4个小时,日落之前可以赶到。”

“听起来不错嘛。”他的嘴角掠过一丝神秘笑容,然后很客气地说,“请下车,跟我来。”

我有点莫名其妙,但也只能下车跟他走,一直走到他的警车前。

“你刚才没有在stop标志前停车,”他换了张脸似的,面无表情,就像在背一段台词,“根据我们的交规,要罚款2000兰特(约合1000人民币)。”

“我停了!”我反驳道,“至少停了五秒钟。”

“你没停,一秒钟都没有。”他摇摇头,冷酷地看着我。

“我真的停了。”我感到无比冤枉,不自觉拉高了嗓门。

“你不要对我吼!”他瞪了我一眼,目露凶光,“没有就是没有!”

“我的同伴可以作证。”

“呵呵,”他轻蔑一笑,“你的同伴当然替你说话,但他们的证词无效。”

说完,他扭过头,拿出一张纸,照着我的证件抄录,填写罚单。

这是我在南非第一次感到无比愤怒,令我愤怒的不是那1000元人民币的罚金,而是被谎言讹诈。我恶狠狠地盯着这个警察,恨不得把拳头砸进他的眼窝。

2

很快,他转过头,手里拿着那张罚单,严肃地说:“你得去警局交罚款。”

他冷漠地看着我,我依旧黑着脸,也看着他,我们都没说话,就这样僵持着。就在我打算自认倒霉,破产消灾的时候。他突然开腔:“这里去市中心的警局路很堵,来回要两三个小时。”他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,又立刻收了回去。

“这么久?”我难以接受,因为那天晚上我预定的酒店在一个保护区内,晚上6点关门,如果在约翰内斯堡浪费2个小时,可能就进不去了。就在我思考怎么软化口气,向他请求通融的时候,他突然对我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。我恍然大悟,他要钱!

来南非之前,我也看过一些攻略,有些人曾经遭遇南非警察索贿,一般两三百南非兰特就可以打发。而我由于前半程的体验过于完美,早把南非的各种阴暗信息抛到脑后。

虽然不甘心被讹诈,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我抽出一张200的南非兰特塞给他。

“你这是干嘛?”他却突然恶狠狠地盯着我,“你这是贿赂,跟我去一趟警局,你明天就会被遣返回国!”整个过程,比川剧变脸还要迅速。

一听到“遣返”两个字,我懵了,思维瞬间短路。我不是一个人来,而是带着一群朋友,所有的行程都是我安排,所有的酒店预定和各类活动的联系方式都在我这里。我回国了,他们怎么办?

此时,旁边又窜出另外一个警察,同样是一脸愤怒,“你居然行贿警察?这可是严重的犯罪行为!”说完,他双手握拳,两个手腕互相撞了几下,意思是,我应该被戴上手铐——这个吓人的手势,让我本来就已经短路的大脑一片空白。

我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。我从没犯过什么事,没想到来到南非,居然一下被牵扯进刑事犯罪。 “我要去和朋友解释一下,他们会担心我。”我本能地提出这个要求。

“不行,你哪儿都不能去,你得去警察局做笔录。”他们态度非常强硬。

这时,也许是我离开的时间太久,我的一个同伴下了车,向我走过来,“怎么了?”

我来不及解释,警察就把我的同伴支开,义正言辞地说:“请不要干扰我执行公务。”

接下来几分钟,我磕磕绊绊地说了很多牵强的理由:

“我英语不好,我没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“我第一次来南非,不懂你们的规矩。”

“我以为你要我缴罚款,我给你的钱只是为了缴罚款而已。”

……

然而不管我说什么,他都不搭理,拿着对讲机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,好像是在和同事沟通。等他终于放下对讲机,对我说:“你有话去警局说,我同事马上来,他会带你去警局。”

我的心跳加快,一方面是害怕,另一方面是担心。来南非之前,就有朋友劝我,千万别在约翰内斯堡开车,治安不好。我却一直当作耳边风。心想怕什么?我又不进城,取了车就直奔克鲁格。

但万万没有想到,居然栽倒了警察手里。

就在我懊悔和担忧的时候,那警察突然凑过来,问:“你带了多少钱?”这时候,钱对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大事,我顾不上多想,回答:“大概几千兰特。”

那一瞬间,他的神色变得无比贪婪,命令道:“你把钱包打开。”那一瞬间,他完全就像一个拿枪指着我脑袋的劫匪,而不是一个穿制服的警察。

我把钱包打开,露出一叠土黄色的兰特纸币,他瞄了一眼,对我使了一个眼色,“放到我车里。”

然后,他双手交叉放在背后,故作镇定地四处张望。

我按照他的意思,把钱撒在警车的副驾座上后,便转身就走,巴不得一秒钟就从这里消失。

“等等。”我没走几步,背后又传来他的声音。我以为他还嫌弃少,没想到他只是靠近我,“你从那里上高架,右拐,然后上R21公路……”他若无其事地说道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

这时我才意识到,对他来说,指路和敲诈都是理所当然。

3

回到车上侯,我把整个事情反复推敲,才意识到,每一个细节都是这些“劫匪警察”精心设计的。

首先,我们开的车还算不错,至少不是穷人。

第二,Stop标志这个地点很重要,说你没停就是没停,抓的是现行,不需要证据,可以信口雌黄。

第三,我们的车没有贴膜,从外边就能看出是黄种人,而且十有八九是中国人。

第四,敲诈之前,他特意探头向车内扫视,目的是确保没有本地人陪同。

第五,他知道我们当天晚上就要赶到克鲁格,没时间和他纠缠。

第六,他把我单独叫下车,孤立我,心理防线就很容易击溃。

第七,我的英文虽然不算流利,但听得懂他设计好的台词,听懂了才会上钩。至少能判断“行政违法”和“刑事犯罪”的本质区别,知道害怕,就不在乎钱了。

基于以上几个原因,这个警察下定决心,干一票大的。后来我把这件事告诉在南非的朋友,他们也非常震惊,南非的警察腐败确实非常严重,但如此恶劣的敲诈,他们也都是第一次听说。

下手“快、狠、准”,主要针对初来乍到的外国人下手“快、狠、准”,主要针对初来乍到的外国人

刚离开约翰内斯堡机场十来分钟,我又看见远处有警察检查过路车辆。这次不是两三个警察,而是黑压压一群。

刚才那两个狡诈贪婪的南非警察,已经彻底破坏了我对南非,尤其是南非警察的印象。在我眼里,眼前不是一群警察,而是一群贪婪的秃鹫。

不出意料,我再次被要求靠边停车。一个黑人警察凑了过来,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呛鼻的劣质香水味。他笑嘻嘻地跟我打招呼:“Hello.”他笑的时候,露出两排参差不齐的黄牙,牙齿上的烟渍清晰可见。从穿着和气质来看,这位的警衔应该没有刚才那两个高。

和上次一样,他要求我出示证件,护照、驾照和驾照翻译件,看完以后,也没有立刻还给我,而是故作随意地我了我一些问题。

“你们是中国人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第一次来南非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你们要去哪里?”

“谢谢。”有了之前的经验,我故意答非所问。

“你们要去哪里?”他又问了一次。

我耸耸肩膀,假装听不懂。

他摇摇头,一副无奈又不满的样子,然后又嬉皮笑脸地问:“Nothing for me?(没东西给我吗?)

“No.”我还是耸耸肩。

他很失望,拿着我的护照本,无聊地敲打着后视镜。

“你没带钱嘛?”这回,他更加露骨。

“谢谢。”我装傻。

“没有美元?”

“谢谢。”我继续装傻。

“Yen,有没有Yen?”他大概搞不清楚日元Yen和人民币Yuan的区别。

“谢谢。”我还是装傻。

最后,他无可奈何地把证件还给我,挥了挥手,放行。

这是我们此次南非之行,数千里自驾中,遇到的唯一两次警察盘查。

约翰内斯堡是南非最大的城市,约翰内斯堡机场也是南非最大的机场,在这里,分工明确、警衔高、演技好的警察占据了最好的位置——租车公司停车场的出口,下手“快、狠、准”,主要针对初来乍到的外国人,一出手就是大捞一票。而其它虾兵蟹将,黑压压一群,守在机场公路的出口,厚颜无耻地搜刮一些残羹剩饭。

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很难想象一个国家的警察,在自家国门口,上下勾结,光天化日之下敲诈索贿,赤裸裸的集体腐败令人发指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127.0.0.122/experience/13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